王的女人田小姐“英国贵族”的生意经

2019-10-02 13:52栏目:女人

  一条是如章小姐甘小姐吴小姐,她们安心发挥自己的美貌,含笑站在丈夫身侧。风平浪静时生生孩子做做慈善;丈夫兵败时也要挑大梁,或发一发「惟愿守得云开见月明」的朋友圈,或作为质子回国稳定军心。

  这条道路说不得多艰辛,但也是把自己和丈夫牢牢绑定在一起,大家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。

  她们被公众复杂的目光注视着,几乎不为自己辩解,只能偶尔反击一下,比如章小姐跑到外网说自己从没挂过科,4级从未不及格。

  拜托,为什么有人信难道你心里没数?都是要去剑桥蹭课的人,晒个雅思成绩这么难吗?

  公众对这条道上的女人们感情很复杂,一方面羡慕她们得以攀附豪门鱼跃龙门,另一方面又觉得她们囹圄困囿,只能做没有话语权的花瓶。

  她们是可怜之人,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,大家在网上讲两句闲话也就算了,说不上多讨厌她们。

  另一条路就不一样了。这条道上的人讨厌至极,她们好似盛夏时扰人的苍蝇,便宜占尽,扰人清梦,搞得人无心烦躁。

  田小姐不像寻常明星名媛,或出身名门,或在荧幕上光彩照人,她反而更像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孙猴子。她的来历蒙上了一层纱,虚虚实实看不清真假。

  田小姐发表过自传,说自己生于81年,考上中戏导演系,但因为要“拍广告赚学费”导致严重缺课,02年被学校劝退。

  中戏98~01级导演系人才辈出,有林永健、张鲁一、汤唯,隔壁表演系更是有邓超、陈思诚、周韵一溜大咖。这些人都是田小姐理论上的校友,但哪怕日后田小姐的新闻整天刷屏,校友们也从未和人提起过田小姐的校园趣事。

  田小姐说自己03年开始赴港拍片,这倒是有据可查,从03年开始,田小姐开始以一年两部的拍片速度,担任港片的女配角。

  田小姐演电影很少上头条,她参演的电影总都有梁朝伟、杨千嬅、陈小春这种一线大咖,片场没有她说话的份,只能演演酱油角色。

  但田小姐何其聪明,既然业务能力比不上人家,就从御寒能力上下功夫。2004年11月《韩城攻略》在韩国开机,11月的韩国天寒地冻,片场演员都是大衣加皮袄,唯有田小姐身穿低胸装,紧贴伟仔。

  只可惜,哪怕御寒能力点满,田小姐也没有后辈杨女士那种福气,能找个教主进入内地市场,扣扣图就能拿影后。

  在香港影坛闯荡两年未见起色,田小姐一咬牙一跺脚,头也不回地进入地产圈,开启了属于她的奇异人生。

  按照田小姐的说法,她在进入地产行业后如鱼得水,到2009年就“不差钱花”。

  这段经历就像她的求学经历一样,朦朦胧胧,雾里看花。她到底是如何创业的?如何从一个“端茶倒水”的小妹做到“财务自由”的?田小姐一概不提。

  但地产业的确让田小姐搭上了快车道。准确地说,是让她搭上了王先生的快车道。

  田小姐和王先生到底是怎么相遇的,到今天两人都没商量出一个统一口径。但这不重要,重要的是王先生如山一般的身份。

  王先生酷爱爬山,特别是珠峰。第一年上去的时候他已经52岁了,据说是当时中国登顶珠峰年纪最大的登山者。

  7年后,王先生第二次登顶珠峰,登顶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打给妻子,说了一大段话:

  我登顶中的每一步,都如我们婚姻中走过的每一天,虽然平凡,但都为幸福积蓄着力量。我能再次登顶珠峰,改写中国人最大年龄登顶珠峰的纪录,离不开你和女儿的支持,我会珍惜我们的家庭,与你一起登上人生的顶峰!

  普通人夫妻间的悄悄话哪能拿来发通稿,但是王先生不是一般人,在缺氧的珠峰顶开口就是文字稿,一个字都不需要改。

  2013年,王先生参加了另一位王先生的葬礼,葬礼上他排在一众大佬身后送花圈,花圈上的挽联还写着:亲爱的爸爸,您永远活在我们心中!

  当时新闻说王先生是以女婿身份参加的葬礼,但明明早在一年前,与王先生齐名的地产大佬们就开始吹风,在微博上讲段子说小品,调戏王先生为田小姐做的红烧肉。

  红烧肉之后,田小姐以最快的姿势坐上快车道。2013年,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,一跃成为《中国合伙人》的制片人。

  这是田小姐惹人厌的开端,她误以为全世界的男人都是王先生,愿意送她上一个又一个快车道,却不想,忘情水这东西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喝的。

  2013年中国发生了一大一小两件事,大事是《中国合伙人》成为爆款,小事是田小姐开始在老牌杂志《GQ》上写专栏了。

  这两件事看似不搭噶,但实际上却有因果关系。按照现在的话来说,田小姐一动笔就是爆文作者,靠着第一篇专栏文章就能斩获上百万阅读量。

  这篇文章的名字叫做《我的男闺蜜 你不知道的陈可辛》,摘要第一句是:我可以24小时随时打电话给他,结尾是陈可辛反复约田小姐游泳。

  基本上,每次断交后,他都会有一个小小的示好。发条微信,游泳吗?我说,不。第二天他又发一条,那你今天想去游泳吗?

  吴君如看到之后立马发微博宣示主权,陈可辛也非常乖巧地透过媒体澄清:我的闺蜜只能有一个,那就是君如。

  如果遮住署名光看内容,田小姐的文章会让你觉得这是中学女生情窦初开,字里行间都是暧昧和打情骂俏,遮掉名字还能有几分清新之感,但是一看署名,便开始生理不适。

  田小姐的文章大抵如此,套路是她有一个“男闺蜜”,这个男闺蜜可以是陈可辛,可以是微软高管,这些男闺蜜都对她很好,带她吃东西,带她看世界。就连马未都和褚时健老先生都没逃过田小姐的辐射。

  采访褚时健是件大事,第一是因为褚老不常接受采访,第二是褚老代表着一段特殊的时代变革,他是改革阵痛中经历罪与罚的最好典型,是那段隐秘历史的活化石。

  换句话说,但凡这篇访谈能触及到横亘在世人心中想问又不敢问的问题,田小姐足以以一个写作者的身份名留青史,这是多少媒体人梦都梦不到的机缘。

  但聪明的你一定想到了,田小姐把褚老也写成了“男闺蜜”,一开头就是“知道我们要来,他等了我们两个多小时”。后文还附上了她和褚老的合影,褚老一脸不高兴,田小姐可能觉得这是男闺蜜应有的情绪。

  2015年前后,地产圈记者们不断听到小道消息,说田小姐开始和王先生的公司做生意。说是生意,其实是空手套白狼,空手买房高价出售。

  但这种事情没有实锤,谁也不敢乱说,那些乱说的都被田小姐告上法庭,并且都胜诉了。

  风言风语让田小姐有意识地加强自己的人设。说出来你可能不信,田小姐给自己立的人设是:独立女性。

  独立女性,自然不会考虑男人。2016年6月,王先生身后的公司正处在漩涡,一个处理不好他就会是第二个褚老。但田小姐毫不在意地跑到腾讯做演讲,留下一句经典台词:

  田小姐当然没说笑话,她认真地觉得,她的人生就是靠自己。这也就是为什么她现在要在《时尚先生》的专栏里大谈贵族文化。

  我坐在一座哈利波特式的400年历史的老房子里,邻座都是贵族,让我想到中国太缺乏好的教育了。

  田小姐还是知识面广,连资深建筑设计师都只知道巴洛克式和洛可可式建筑,完全没听说过什么“哈利波特式”的建筑。

  田小姐着重描述了她和英国贵族打交道的细节,比如必须称呼人家「lord」而不是「sir」,比如贵族家传递wifi密码的方式都是:

  管家用手托着一个小银盘,银盘上放着一张折得非常精巧的纸片,打开来就是WiFi密码。

  田小姐写这种《小时代》类文章是有目的的,郭总当年写《小时代》是为了拍电影,田小姐写《三代培养一个贵族》是为了开学校。

  2015年,田小姐秉承着不靠男人的理念,开设了「承礼学院」贵族培训学校。

  在承礼学院的官方网站上,摆满了田小姐和各路英豪的合影,包括犹太有钱人,欧洲有钱人、和英国有钱人。

  这些相片足以将田小姐和微商区分开来,微商们钟爱的美国总统在这里根本无地自容,只有高贵有仆人的old money才能入田小姐的法眼。

  在田小姐的眼里,承礼学院好比蓝翔,不仅可以培训,还能包学包会。对她而言,承礼学院就是「为了填补中国高端教育空白」,不为挣钱,就为了交个朋友,盛惠人民币990000元。

  承礼学院有三个课程可选,一个针对海外企业家,一个针对国内企业家,最后一个针对青少年。

  在最受欢迎的国内企业家培训课程里,王先生的尊容毫不意外的排在一众有钱人中,刚好印证了田小姐不靠男人的诺言。就连王先生也不过是她学院的一介讲师,估计还是领工资的。

  今后,谁再说田小姐靠男人发财我就跟谁急,这哪里是靠男人发财,这分明是靠脑残发财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今日相关新闻

  • 想要撩到中年女人除了钱你更需要这三样东西!
  • 做比尔·盖茨的女人是种什么体验?梅琳达说:我
  • ?雁姐说 女人真是太冲动!这种房子逛一次就买
  • 女人若坚持做好这几件事兴许促进卵泡发育早日
  • 女人算什么?